中央巡视整改:卸“顶戴花翎” 斩利益链条
2017-05-02

  戴市场的帽子、拿政府的鞭子、收企业的票子、供官员兼职的位子……一段时间以来,一些行业协会学会等中介机构因打着政府的旗号“狐假虎威”,成为社会之痛。

  2016年10月,中央第十巡视组向国家安全监管总局党组反馈专项巡视意见中指出,协会学会充当“红顶中介”和“二政府”“靠机关吃企业”问题突出。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指出,更好发挥巡视在党内监督中的重要作用,就是要对巡视成果善加运用。为了整治“红顶中介”,国家安全监管总局党组坚持标本兼治,不仅整改具体问题,还深入推进协会学会与总局机关脱钩,切断协会学会与总局机关各种利益关系,逐步实现政社分开、职能分离。

  打旗号、乱收费,增加企业负担

  去年10月前,在北京东城区和平里北街21号,3家协会牌子醒目地与国家安全监管总局牌子前后悬挂在办公大楼门前,这3块牌子分别是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中国职业安全健康协会、中国安全生产协会。据了解,这些协会也在总局机关内办公,其中,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占用总局37间办公用房,电话等办公设施也跟总局机关混在一起。“来协会学会办事,给人感觉就是到总局办事。”一名企业主表示。

  巡视中发现,安监总局下属的中国职业安全健康协会明知“安全社区”评审未列入2010年全国清理规范评比达标工作中总局的保留项目,却仍以总局名义继续开展到2015年,还违规收取评审费用。此外,中国索道协会开展安全生产标准化评审违规收费,自2013年底以来共收取117家企业评审费用431.94万元(税后)。

  地方情况也不容乐观。此前,广西煤矿安全技术协会打着广西煤矿安监局旗号到企业搞安全生产条件现场核查。据统计,2010至2015年,广西煤矿安全技术协会共核查矿井89个,违规收取费用129.18万元。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宋世明指出,正是通过利用、攀附公权力,一些协会学会一边“拿政府的鞭子”,一边“戴市场的帽子”,有些协会学会在鉴定、评估过程中以服务费、咨询费、会费等名义向企业违规收费;有些协会学会通过花样繁多的手续、认证,扮演“二政府”的角色,大肆从中“吃拿卡要”……2016年6月,审计署的一份审计报告指出,13个中央部门主管的35个社会组织和61个所属事业单位利用所在部门影响,采取违规收费、未经批准开展评比达标、有偿提供信息等方式取得收入近30亿元。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针对大兴安岭森林火灾 国家林业局启动应急预三级响应
下一篇:俄过境大火蔓延内蒙古大兴安岭 超千人参与扑救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