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正一周:开工前三站 颇为耐人寻味
2017-02-08

  
对任何一级“一把手”来说,每年春节假期之后,农历新年第一个工作日安排做些什么,总是颇有讲究。

  开工日要安排调研走访或是重要会议,已是多地惯例。这种走访过去以新春慰问性质为主,近年却有微妙的转变——拜年照例要拜,但慰问之余,开工日更要探讨或解决一点实际问题。领导人的所到之处、所议之事,往往或是一个阶段的关注焦点,或是需要持续推动的长期事项,或是问题繁杂、亟待要啃的“硬骨头”。

  韩正的鸡年开局,密集安排了三组调研,持续两天。照上面的看法,这开工的前三站,就颇为耐人寻味。
       “留、改、拆”

  大年初七一早,韩正出现在去年曾到过的黄浦老城厢。

  去年秋天造访老城厢,是为主持“五违四必”整治现场会。此番重访,韩正要看的是老房子。整个上午,他在黄浦老城厢和静安老闸北、老静安部分区域,密集查看多处历史建筑——这样的安排,此前非常少见。

  类似的“老建筑之旅”,去年5月在徐汇区也有一次,主题同为调研历史建筑风貌保护。稍有不同的是,当时韩正沿武康路一路步行,所到之处多为已经保护修缮的知名历史建筑和名人故居;此番调研,除业已保护的区域外,更侧重尚待保护、甚至濒临拆迁的老建筑,其多处于旧区改造区域,性质也多为普通民居。

  从电视播出的镜头看,韩正踏访的部分建筑,墙面上已用油漆笔涂上了“拆”字——这是旧区改造区域内的常见景象。“开工第一站”就直奔这些地方,一定程度上即针对这些“拆”字,甚至带有某种抢救意味。

  “要以城市更新的全新理念推进旧区改造工作,牢牢把握好两条原则。第一,要从‘拆、改、留并举,以拆为主’,转换到‘留、改、拆并举,以保留保护为主’。”在看了一上午历史建筑之后,韩正明确给出了这样的新说法。

  把沿用多年的“拆、改、留”转为“留、改、拆”,是旧区改造工作口径的重大翻转,亦是理念的巨大颠覆。这个提法变化背后显然早有考虑——去年下半年起,韩正就在多个场合强调要尽最大努力保护好沿线历史风貌和历史建筑,特别提到其中“包括一些尚不在保护名录里的历史建筑”,对它们“宁可多留,不能一拆了之”。

  
韩正调研历史建筑保护。陈正宝摄

  此前,韩正更多次表示,保护历史建筑、城市风貌,是这一代上海官员的历史责任,对此不可持有私心,不可因习惯性的“一拆了之”铸成历史性遗憾。而包括“上海2040”城市总规和市委全会报告、政府工作报告等重要文件,均对加大保护历史建筑力度作了明确要求。

  韩正此番再度强调,要抓紧研究出台针对性的政策措施,实实在在落实最严格的历史建筑和历史建筑风貌区保护要求,保护好上海的历史文脉和文化记忆。更具针对性的提法则是,“要以城市更新的全新理念推进旧区改造工作”。

  众所周知,传统以“拆”为重,以尽快换得土地重新开发空间的旧区改造观念,同以“留”为重、保护优先、审慎开发的历史风貌保护之间,存在明显的对冲,而旧改区域内居民居住条件糟糕,亦是阻碍所在地区保护风貌积极性的重要因素。

  对此,韩正明确,“在更加注重保留保护的过程中,要创新工作方法,努力改善旧区居民的居住条件”,这是需要“牢牢把握好两条原则”的第二条。

  对所在地的官员来说,这更考验平衡的智慧——居民生活环境同历史建筑保留之间,不再二元对立,必须相互融合。简而言之,房子要留,环境要好,缺一不可。

  这是开年第一天下的“军令状”,也是选择这些地方作为开工首站的用心所在。对于旨在打造“卓越全球城市”,并着力于“文化软实力”的上海而言,做到这些显然不容商量。

  “深度融合”

  看完老建筑后的下午,韩正的关键词也是“保护”与“融合”。

  与去年类似,韩正再次坐在解放日报社大会议室内,主持媒体融合工作座谈会,专题调研以“深度融合、整体转型”为要旨的媒体改革。

  此前,他走访解放日报上观、文汇报、新民晚报、澎湃新闻等多家新老媒体,既是看望采编人员,亦是探访媒体改革一年成果。

  这是韩正连续第二年在新春伊始调研媒体改革,在许多记者编辑看来,今年更显特殊——去年造访媒体,是开工第二天,今年则索性挪到了第一天。

  这种在全国范围内都不多见的安排,足见韩正对媒体改革问题的关注程度。事实上,三年来的上海媒体改革,始终在上海市委直接推动下进行;而据不完全统计,韩正出任市委书记后,已有近10次专题调研媒体和宣传系统,这还不包括未经公开报道的内部调研和研讨。

  如此倾力于媒体改革,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在意识形态和深化改革两大工作领域中,同时具有特殊意义。

  去年此时,韩正就已提到,媒体改革的目的是不断提高上海主流媒体的传播力和影响力,“为提高我国国际话语权、加强国际传播能力建设作出上海的更大贡献”,“这是中央的要求,也是上海的责任”。这层意思今年亦被反复强调。

  比之去年,今年针对媒体的开工调研,更像在对三年历程进行盘点,并在此基础上再提要求。在媒体融合座谈会的讲话中,韩正如数家珍般回顾了三年来媒体改革的多个关键节点,及其本人提出的多个关键提法。对上报集团和三大报社,他评价称这三年的改革“意志坚定、执行力强”“取得了重大进展和可喜成效”。

  同时,改革显然未到功成之时。与此前提醒上海媒体改革“不进则汰、慢进则退”类似,韩正此番仍然表示,“我们的媒体改革只是迈出了第一步”,而下一步改革“内容更多、难度更大、要求更高、综合性更强”。

  在历次调研的基础上,他继续提到“融合”。“没有深度融合,整体转型只是一句空话,要实现整体转型,必须先有深度融合。”韩正说,“深度融合、整体转型不是另起炉灶另搞一套,而是要依托传统媒体中生产优质内容的主体力量,赋予其新要求新元素,使其符合新时代要求、融入新时代发展,从传统主流媒体集团真正转型成为新型、现代的主流媒体集团。”

  对于媒体融合与媒体改革而言,这是高层特地点穿并明确的一条方法论:改革既不是“新瓶装旧酒”,亦不能“喜新厌旧”,更不能“以旧换新”——传统媒体同新媒体间的深度融合,其前提被设定为主体力量的深度融合。

  耐人寻味的是,韩正特别回顾了解放日报、文汇报、新民晚报三大报的历史,并强调对这种文脉的保护。

  “这样厚重的历史文化积淀无比珍贵,”他说,“一定要传承好发扬好,通过深度融合、整体转型的改革,让有着厚重历史文化积淀的三张报纸焕发出新的光彩。”

   “维护公平”

  在媒体调研时,韩正对澎湃新闻有一句叮嘱:“社会效益是衡量媒体发展的根本标准,一定要全面把握导向和效益的关系,始终把社会效益放在第一位。”

  也就是说,在中国天然具有意识形态和公共服务属性的媒体,即便走市场,亦需将“社会效益”或“公共效益”置于优先地位。

  而对本身属于公共服务领域的政府部门,强调公共属性、捍卫社会公平,就更为天经地义。

  新年第二个工作日,韩正和市长应勇一同调研市教卫工作党委、市教委。官方新闻通稿中写道,“市领导同大家一起分析情况、讨论问题”,并“就本市教育领域社会普遍关心的重大问题和重点工作进行研究和部署”。这样的提法通常意味着,相关领域已存在复杂且影响面广的问题甚至难题,迫切需要解决。

  不用多说,半个多月前“引爆”上海两会的中小学生减负问题,显然是韩正开年造访教育系统的主要目的,亦是时下教育界最受关注也最为复杂的“重大问题”。两会时韩正两次喊话“教育培训市场必须净化、必须整顿”,对这一“军令状”进行细化部署,也是调研的要义。

  “减轻中小学生过重课业负担工作的着力点,是出台坚决措施清理整顿规范教育培训市场秩序,”他对教育部门负责人说,眼下需要通过梳理教育培训市场基本情况、明确整顿规范的阶段目标、解决关键问题。由此,方能“形成合力维护教育公平,促进社会公平正义”。

  值得注意的是,“公平正义”,正是韩正讨论减负问题的基点。他提醒相关负责人,教育公平是社会公平的重要基础,教育公平促进社会公平正义,“全市各级党委、政府和教育主管部门必须坚守教育公平这一根本,尤其是义务教育的初衷,让每一个孩子都公平地获得良好的义务教育。”

  而此项工作所以要置于空前高度,很大程度上也因为其涉及了整体的改革全局。

  “改革越往深处,遇到的问题和矛盾就越复杂尖锐。”在谈及教育公平时,韩正特别说了这样的话:“如果我们不坚定改革的信心,不坚持通过改革解决发展过程中出现的新问题,那么过去的改革成果就会被逐渐蚕食、人民群众对改革的认同度就会降低。”

  明眼人知道,这番话已经讲得很重,而当置于改革深化的脉络之中,教育公平显然必须捍卫,主管部门亦责任重大,不容有失,不容懈怠。

  而对其他种种正在遭遇改革“深水区”的部门、机构来说,这番“危言”,都值得“对号入座”。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孙艺洲不负众望耍“摔” 李菲儿双马尾无违和感
下一篇:郑秀文:张孝全是大龄小鲜肉 刘德华像陈年红酒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