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子的“年”︱在缅甸,春节不只是华人的“年”
2017-01-31

  春节是缅甸华人重要的传统节日。近些年的春节活动,以文艺演出为主,舞狮、拜拜则是一直以来的传统项目。尤晨雪于仰光摄于除夕、初一。

  这个春节,做冷战史研究的尤晨雪在缅甸学习语言,翻查档案,这是她第三次来缅甸。受私家历史之邀,她前后走访了仰光主要华人寺庙、华人社团、舞狮团等团体,采访二十位当地人,这些受访者多数为华侨华人,也有少数非华裔;多数会讲中文,少数用英语或缅语交流。缅甸华人如何过春节,在这个中国的西南邻邦,我们又能找到多少熟悉的年味儿?

  中国驻缅大使洪亮携夫人来到锦绣唐人街,作者摄于仰光。

  春节是缅甸华人重要的传统节日。春节氛围最浓烈的当属仰光。但要说最有仪式感的,恐怕只能往上缅甸走。居住在下缅甸的华裔,祖籍大部分是福建和广东,他们的祖辈于英殖民时期作为劳工来缅。而上缅甸主要是云南籍的华人,与国内陆路来往频繁,另外也分散居住着躲避战乱而逃往上缅甸的粤籍闽籍华裔。老人们诉说着五六十年代的春节记忆,感叹时局变迁,小一辈的则回忆起了小时候的“年”。

  老一辈的“年”:缅华春节文娱广场

  缅华春节文娱广场是老一辈缅华的记忆。新中国成立之后,缅甸华侨华人受到了鼓舞,“进步”的朋友们想搞“新颖”的活动来庆祝。1950年的那个春节,主要是街头扭秧歌加一些舞蹈节目,由伊江合唱团、工联、妇协、教联、学联共同主持。到了1952年,缅华就把庆祝春节的活动从街头做到了广场,在“柔美里虎大剧院”(Jubilee Hall)举行,有文艺表演,也有商摊。次年,又改在九文台的华侨中学校园里面,华中不收场地费,规模也大了不少,学生和老师是主力军,参与热情非常高。之后这样的活动年年举办,一直到1964年缅甸实行缅甸式社会主义结束私营经济才终止。

  广场的活动从除夕到初六,每年七天,从下午四点(一说六点)一直到晚上十二点。活动内容丰富,表演形式多样,有舞蹈、歌曲、歌剧、地方剧、话剧和缅剧;有展览,包括电影、文物、图片等;有体育比赛,如乒乓球、羽毛球、篮球和中国象棋;还有书法、灯谜、填字游戏和抽奖等。最有中国味儿的,非鞭炮声、舞龙舞狮和中国功夫表演莫属。另外,还有闪烁的霓虹灯、气球和灯笼。筹委会还贴心地安排了儿童乐园、托儿所和老休所,以及从唐人街(Latha St 到 Lanmadaw St)直接到文娱广场的专车,收费特别低,甚至还有特别照顾妇孺安全的车。

  冯励东先生是春节文娱广场的发起人,筹办文娱广场多年。《缅华社会研究》收录了他的文章,有一段描述很有画面感。1953年,他“刚从祖国观光回来,学到了一些大场面装饰的新东西”,于是,他们“用大幅绒布建材美术字缝贴宣传革命领袖们的语录和祖国的告示,既可当庄严美观地装饰场地又可醒目地教育群众”。当时若在那个场景里,定会分不清楚自己是身在北京还是仰光。

  按照冯励东先生的计算,单单广场工作人员和摊位人员大约就有三千人。每届购票入场的观众大约十五万人次,平均每天二万人。当时缅甸政府对此也持有比较支持的态度,警察局派人维持广场秩序,缅甸文化部的歌剧团也曾前来表演,甚至,政府的多位部长和仰光市长都曾参与了广场揭幕礼剪彩。值得一提的是,1963年出席广场活动的是奈温将军的副手旺枝准将。只是次年,广场就被叫停了。

  缅华图书馆馆长叶克清老爷爷过了年就九十三了,他年轻时来到缅甸,从事新闻业十多年,直至1964年华人报刊被政府停办。叶爷爷总结了文娱广场的两个积极影响。第一,文娱广场体现了缅甸华人的团结互助的精神,没有了旧社会饮酒赌博吃喝玩乐的恶俗,取而代之的是“有文化水平特征”的新作风,“既省钱又健康”。第二,春节广场活动不仅是缅甸华侨、华人的传统,因为举行了多年,在仰光当地也已经很有影响,来参加的缅甸朋友越来越多,增进了华人与当地人的交流。

  沉寂多年后,1981年,缅华侨胞根据形势,组织了“仰光华侨春节贺年队”,后活动转为在华商商会礼堂进行拜年。

  新时代的“年”:仰光近三四十年的春节

  对大部分的缅甸华人来说,缅华春节广场的记忆已经远去,近几十年的春节又是不一样的光景。

  近些年的春节活动,以文艺演出为主。中国驻缅甸各地的使馆会举行招待会,安排演出;侨团也有自己的春节联欢晚会。春节筹委会也会安排侨团聚餐和晚会;拜年所得的红包,扣除开支后,则部分捐给华侨慈善会和缅华图书馆,剩下的做慈善金捐给灾民。

  分发春节福利是缅华寺庙及部分侨团的特色。庆福华文学苑的中文老师高瑞宗说,平时庆福宫每两个月分发福利,春节有优待。人们或捐钱,或捐物(比如万金油、面干、纱笼、白米等),有中国血统的、七十岁以上的老人或者残疾人,可于春节前一周的布施盛典领取福利金和礼物。广东公司也有类似传统。各界善长仁翁、广东公司相关的地方社团,甚至海外华人都会在春节前来捐款。此外,华人在腊月来广东庙点灯,一个晚上三千缅币(约十八元人民币),目前点灯已排到了新年的雨季。这些款项收入作为春节福利,发放给没有依靠和残疾的粤籍华人。

  赵振恒爷爷是缅甸出生的第四代华人,但他至今仍是中国国籍,在多个侨团工作。我是在广东公司探访的时候遇到他的。赵爷爷写的点灯芳名册,工整秀气。红纸上的门神、“天官赐福”、“地主牌位”等都是他的作品,这些东西我在家乡宁海过年时都不曾见过。赵爷爷也感叹,他曾回广东台山的老家,发现家乡的这些风俗早已不复存在。

  仰光华人习惯除夕夜里在家里祭祖祭神,大年初一、初二去寺庙里烧香拜佛。各家习惯不相同。人们主要去中国的寺庙,比如庆福宫、广东庙、十方观音寺、福山寺、中华寺等,也有一些会再去缅甸的佛塔。广东籍的通常先去广东庙,福建籍的则先去庆福宫。另外,正月初六是福山寺清水祖师的生辰,人们就去拜福山寺。初九是天王大帝(玉皇大帝)的生辰,人们则去拜庆福宫。

  除夕夜的庆福宫,作者摄

  陈秀爱婆婆七十七岁,祖籍福建,如今她的四个兄弟姐妹分散在澳门、台湾和缅甸。大年初一,她会准备水果去福山寺拜拜,有时候初二去。庙会请吃斋菜,炒面、炒米粉、面包。或者去勃固(Bago)拜,那里有很大的观音寺。她还说,过年祭拜观音菩萨和过世的父母的仪式需要儿子来做,女儿则不需要。笃信广东庙很灵的福建籍人士吕玉梅,除夕在家拜完祖先后就来拜广东庙,之后再去庆福宫,等着近十二点的时候进庙烧香,为来年祈求好运。Aye Aye Khine的中文名是陈秋香,她二十出头,中文是小时候看着中国电影学的。她最开心的春节记忆是发红包,收了长辈给的红包枕一个晚上,大人们说这能带来好运。初一那天,她们一家人会去看望爷爷和四位未出嫁的姑姑。初二一早,去福山寺和大金塔附近的观音寺拜。那时候人流拥挤,燃香的味道熏得人喘不过气,眼睛也辣辣的。不过,有些有华人血脉的缅甸人,并不了解这些,也不会刻意过年。

  短途旅行也是仰光华人过年的一种休闲活动。Daw Tin Hlaing是我缅语补习学校的校长,他说一些人过年会去孟邦(Mon State)的沙滩,那里也有舞龙,也有去瓦城的。我青旅的老板Win Win Maw,她的父母在勃固,春节她们全家回老家,初一早上去寺庙,之后去郊游。

  最有意思的是,每当我提问当地华人春节怎么过的时候,受访者的首先谈及的就是舞狮表演。据了解,仰光目前共有十一支舞狮团,多隶属于华人集团。其中,数一数二的缅甸皇家舞狮团,这是一支完全由非华人组成的团队。团长Htet Nay Wun,表演狮子的后肢。他小时候住在唐人街,对舞狮很感兴趣,大学之后就参加了舞狮团。每次出门前,他们会举办开光仪式,为狮子注入生命。拜狮王虎王,求少受伤;默念悟空,增强自己的力量。除了给自家的堂磕头,舞狮团也去广东古庙,庆福宫或建德总社拜。他们舞狮团的老板,Taw Zin Kyaw Kyaw,有个很酷炫的中文名字——李小龙。他也是从小看舞狮。之前他们家都会赞助舞狮,之后就自己办了。缅甸春节不只是华裔在过,没有中国血统的当地人也乐在其中。这大概就是春节的感染力。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国家总统办公室发表(1/2017 号)新闻公告(2017年1月30日)
下一篇:缅甸进口柴油近半转口中国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