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长寿:领导人第一要务就是凝聚共识 台湾没有与任何人为敌的本
2017-01-16

  入冬以来最犟的冷气团来袭,1/15(週日_上午八点半不到,就有读者开始排队,准备参与十点严长寿《在世界地图上找到自己》新书首场在台北的大型公开演讲。全场超过800位读者热情参与,许多企业界高阶,包含台达电副总裁蔡荣腾、上银科技蔡惠卿总经理等人,也都全程坐在台下聆听。

  严长寿回顾此时出书的歷程。新政府上任前,有一位领导人致电严长寿,询问他2008年所出版的《我所看见的未来》,提供了当时执政者非常多重要的发展方向和建言,为何当时的政府都没有採纳和推动?严长寿电话中就回应这位新执政团队成员:「等你们执政之后,我们再来看看吧!」

  「领导人最需要的就是凝聚共识,」严长寿多年来以自己在企业界、公组织的经验,提醒每一个握有管理权力的人,与其在选举后到处谢票,最应该做的事情,就是将施政成员集合起来,建立起互信与共识,确定整个组织的优先顺序,才能对外扩散与推动。然而,前一个政府八年过去了,新执政团队半年也过去了,看着台湾机会流失的速度越来越快,多晚彻夜难眠的严长寿,终于选择再度执笔。

  回望台湾经济发展起飞的三、四十年,严长寿非常直接地指出,台湾错失许多机会。无论公私部门,几乎都没有培养国际化人才,连最基础的语言能力都不够扎实。许多部长级的朋友常和严长寿反映,他们最常做的事情之一,就是帮部属修改英文文件。

  相较于现在穿梭于各国际机场、投入新兴市场的大陆企业经理人,他们是政府、企业早在二十年前、经济政策尚未全面开放时,就开始佈局培养的人才,对于跨国文化、政经情势掌握之深,早已拉开差距。台湾跨国经营常常只移植技术、利用低价劳动力,长期下来根本无法竞争。

  从经营亚都饭店,到带领台湾观光业在国际上取得一席之地,总是能在劣势中找到优势的严长寿也鼓舞大家,台湾现在经济低迷的缺点,正是转型的机会。科技弭平许多地域疆界,相对于亚洲其他地区,台湾的文化、安全、宜居、民主、物价低廉,有可能成为许多跨国组织的亚洲据点,正在全球兴起的「无校园大学Minerva Schools」,就已经选定台北成为学生修业的必经站,这正是台湾高等教育可与国际接轨的绝佳机会。

  严长寿也点醒听众,台湾长期受到美国影响,许多政策不免带着美国的大国思维。然而,台湾明明就是一个海岛,应该秉持效法瑞士、荷兰的「小国思维」。对内,致力于凝聚不同族群的向心力,对外藉由小国的灵活度,抢得全球特定产业供应链中关键的位置。

  台湾更应该避免把国家未来寄託在某一个国家、某一信念之上。严长寿就以「南进政策」举例,当政府宣示南进时,就摆明了与某个大象邻居为敌,未蒙其利,就先就其害。更何况对于一个小国来说,「我们没有条件与任何人为敌」。「我们何止需要南进」,而是「东西南北都得进」。

  「这是一个大师消失的年代」,严长寿语重心长地提醒每个听众。这是一个社群网站、情色网站、游戏网站风靡的时代,当父母、师长自己都无法克制被网路、物质慾望绑架时,如何要求下一代能有独立思辨的能力走出去?

  每个人都是国家未来希望的投资者,唯有善用台湾爱与和平的力量,才能重新定位、重拾信心;台湾不会自己变好,只有每个人共同努力,才能在世界地图上,找到最自信的自己。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以色列总理批 巴黎中东和会徒劳无功
下一篇:习近平引用狄更斯名句纵论“经济全球化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